当前位置正文
热门搜索: 安康  汉中  西安  as  高耀镇

瞠目结舌:神秘西藏金字塔群石镜之谜

陕西新闻大纪实     发布时间:2018-04-18   

  说起西藏,人们脑海中首先映现出的便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世界最高峰--8848米高的珠穆朗玛峰和不尽的神秘。然而,从俄罗斯科学家1999年8月10月间为探寻传说中的“圣城”而进行的考察结论中再次让世人感到,这的确是个神秘中最为神秘的地方:西藏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群所在地。

  1、西藏金字塔群

  这次考察是由俄罗斯《论证与事实》周报、俄罗斯卫生部全俄眼科和整形外科中心及巴什基尔银行出资,由不久前实施世界上第一例眼移植外科手术的俄罗斯着名医生恩斯特--穆尔达舍夫--里夫卡多维奇教授为队长的四人科考组进行的。当对大量的科考资料进行研究后,他们确信,在西藏有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群。

  一种严密的数学规律将西藏金字塔群与埃及金字塔、墨西哥金字塔、智利的复活节岛、英国的斯通霍在史前巨石群及北极联系在一起。在西藏,他们成功地发现了100多座金字塔及各种古迹。它们明显地朝着相同的方向,均位于中心塔--高达6714米的冈仁波齐峰(圣山)的周围。

  这些塔形状各异,大小不一,令人惊叹不已。通过定向测算,它们的高度--从山脚到山顶--在100米到1800米之间,而埃及最大的胡夫金字塔高仅为146米。整个金字塔群年代非常久远,因而损坏的程度比较严重。但经过仔细观察仍能弄清金字塔的轮廓。从背景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凸面和凹面的石头结构,科学家们称之为“镜子”。

  这些“镜子”的作用也非常有趣。在这里他们还发现了巨大的石头人体雕像。因此有理由说,在西藏存在着主要由金字塔组成的古建筑群。

  起初他们觉得,是不是把由于时间的原因而变形的西藏山体错当成金字塔呢?直到他们把所有的照片、图片、录像材料都仔细研究完,这种想法都没能离开过他们。为了避免错误,他们绘制了山体轮廓图,把金字塔和山的图片都输入到计算机中,尔后将其主要的轮廓勾画出来。这样就能清晰地分出哪个是金字塔,哪个是自然山体。

  提起“金字塔”,人们往往习惯性地联想到埃及胡夫金字塔的外形。其实,金字塔有不同的形状,比如说,墨西哥金字塔和不太出名的埃及左寨金字塔都是阶梯状的。在西藏他们所遇到的基本上都是阶梯状的金字塔,而周围的自然山体都没有这种结构,看来他们不会把山体错当成金字塔。

  考察中队长穆尔达舍夫作的速写画帮了他们很大的忙。因为这些画可以描绘出金字塔结构的体积,而照片和录像都难以做到这一点。为了能够更仔细地观察每一座金字塔并画出完整的构图,他们不得不沿着金字塔相邻的山地斜坡爬上爬下,这些斜坡都在海拔5000--5600米的高度上。

  许多金字塔结构连成一个整体,一些金字塔保存完好,一些受损相当厉害。渐渐地他们明白金字塔结构的基本特性,于是定位测量工作变得比先前容易些。在这样高的山坡上作业相当艰难,尤其是在金字塔群中,科学家们没有一点食欲,只能勉强吃点点糖,当从金字塔群中走出来,他们的食欲才得以恢复。

  人们可能会不解地问,在俄罗斯被誉为“上帝派来的外科医生”的教授穆尔达舍夫为什么要先后四次组织喜马拉雅山和西藏考察活动呢?

  在俄罗斯,以卡兹纳切耶夫院士为代表的物理学、分子生物学等不同学科领域的科学家对称之为“微能”的科学研究工作进展很快,已经形成了流派。他们通过研究得出结论,世界上存在着更高级的智慧。

  于是他们把自己的研究视野转向科学宗教意识。以穆尔达舍夫为代表的一些医学工作者在研究人体奥秘的时候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因此喜马拉雅山和西藏考察活动对他们来说是完全合乎逻辑的,是在不同领域科学探索中寻找结合点的结果。

  西藏喇嘛们说,他们笃信的不是宗教,而是时间对史前文明知识的传输和记录。世界要比人们想象的复杂得多,但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互联系的,无论是人还是金字塔。

  例如,脱氧核糖核酸的基本结构就是呈金字塔形状的。这些科学家在分析眼移植手术时不仅仅局限于医学知识,而且还扩展到考察期间所获的和从现代物理学和生物学角度所能想到的知识。从这个角度上讲,西藏考察就更有意义。那么他们是怎样发现西藏金字塔群的。

  2、圣城之谜

  在古老的西藏神话中明显地可以看出,在还没有圣经神话中的大洪水及北极尚位于其它地方时的远古时代,地球上就出现了“上帝之子”,是他们借助五种元素的力量建成了对地球生命有着巨人影响的城市。

  俄罗斯科学家寻着这个神话的足迹,一点一滴地收集信息,尽量控制假设的“圣城”所在地的范围。在东方的宗教中和到过西藏、印度旅行的俄罗斯女作家叶莲娜.布兰瓦茨卡娅(1831-1891)在着作中都曾提到过,在大洪水之前北极位于西藏和喜马拉雅山地区。北极被视为“上帝之子”居住的地方。

  在1998年进行的一次喜马拉雅山考察中,一位印度僧人给科考人员看了一幅位于西藏的冈仁波齐峰的照片,当时穆尔达舍夫就惊叫起来说:“这不是山,是一个金字塔!”惊人的相像使得他们都很兴奋,因为他们知道,传说中的“圣山”就位于冈仁波齐峰地带。

  尼泊尔和西藏喇嘛还对他们讲,密宗(古印度后期佛教)力量的活动区就在这个地方。只有那些被作为祭品的人才能到这里,因此这里又被称为“死亡之谷”。科学家们穿过了海拔5680米的“死亡之谷”,但是没有离开喇嘛所指的道路一步。

  奇怪的是,地球上已经没有“空白点”了,俄罗斯人到过的西藏那个地方也已经有人去过,可是为什么在他们之前没有人见到过金字塔呢?虽说冈仁波齐圣山所处地区即远又高,但是仍有相当多的印度、锡金、不丹和遥远的欧洲国家朝圣者来到这里。他们来的目的各不相同,有的仅仅是为了看一眼圣山,有的努力围着圣山走上一圈,而只有那些身体健强的人才能围着圣山爬过那长达60公里的一圈。

95年我在西藏救了个喇嘛,他这样报答我

  1992年我在部队转业到地方老家,被安排到了市里的运输队,专跑安徽到西藏的物资运输。

  在90年代,大货车司机是个比较吃香的工作,毕竟是正式工作,就是老百姓口中的铁饭碗。

  11月份的一个早上,我开车去西藏的路上,发现前方路上躺了一个老人。

  这条路是去西藏的必经之路,之前也经常能看见很多虔诚的藏民和圣徒,几步一磕头,去西藏朝圣。

  我下车查看之后,是个喇嘛,看样子起码70多岁了,干瘦干瘦的,应该也是去朝圣的。

  我试了下他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这方圆几百里地没有人烟,要是发现的晚,估计命都没了。

  我从车上拿下随身携带的水和食物,给老喇嘛喂了一些。

  中午的时候,喇嘛基本已经清醒了,我看他很虚弱,自己也还要继续赶路,就提议捎带他一程。

  喇嘛拒绝了我。

  我当时认为老人是太过虔诚,也就不好在说什么。

  告别的时候,老人用不太标准的汉语说:“谢谢你今天救我,10年后我还你一命。”

  我当时没多想,就开车继续走了。

  1998年的时候,我感觉身体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结果检查出癌症晚期。

  那年我才53岁,儿子还没成家,知道消息的我可谓是万念俱灰。

  1999年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就让家里人也准备准备身后事。

  就这样过了几天,有一天夜里我迷迷糊糊梦到之前的那个喇嘛,他还是对我说那句:“谢谢你今天救我,10年后我还你一命。”

  早上醒来后,梦境竟然非常清晰,非常真实。

  我越想越神奇,就嘱咐家里人,我走了之后要3天才能下葬。

  后面的事情是家里人后来告诉我的。

  我一天晚上突然感觉不行了,送到医院后,检查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就这样被家里人运回家。

  儿子守到第二天夜里的时候,我突然又有了呼吸,很快就能喝水说话了。

  家里人看我好好的了,一个劲的埋怨医院不负责任,检查的不准。

  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知道那个老喇嘛现在身体还好吗?

  现在我已经是个完全健健康康的人了,在亲戚中也算是一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