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热门搜索: 安康  汉中  西安  延安  宝鸡

铜山湖水怪探秘:皮肤粗糙带有铜钱般灰色鳞片

陕西新闻大纪实     发布时间:2018-05-09   

  铜山湖水库(当地人又称之为宋家场水库)属长江流域的唐白河水系,经汉水入长江。它建成于1969年,建成后第一次投放的鱼苗是从长江中捕捞的,有青鱼,其野性比较强,生长得也比较快;还有一种被叫做“赶条”的,头比较柔软而且是尖型的,能长到1000多斤;前些年还投放过中华鲟,它生长得也比较快。1980年9月,铜山湖水库突现“水怪”魅影,随后的20余年,“水怪”频频出现,被传得神乎其神,尤其传出竟然出现长100余米的“水怪”魔影。

  27年前,库区水产队职工马海立的一次偶然发现,震惊了整个库区。

  当年9月的一个夜晚,住在库区一个小岛上的马海立心神不宁,想起家中没有办好的事情,就偷偷溜出职工宿舍,找了条机动挂帆木船,慢慢向库区岸边划去。

  静夜美景,使得马海立的心情变好,他加快了划行的速度,不一会儿就划到了仙人掌岛。他正要继续前划,忽然一抬头,看到两个发着绿光的“灯泡”在岸边闪烁。他有些好奇,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发光,就悄悄划过去。

  离绿光只有四五米远时,借着月光一看,马海立吓了一跳,原来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趴在岸边的岩石上,半截身子在水里,另半截身子在岸上,有四五米长,两个发“绿光”的灯泡是它的眼睛。

  这个“怪物”实在太可怕了,狰狞的面目吓呆了马海立:它的头有牛头般大小,状如蛇首,上面还长有两只短角;嘴是扁平的,有簸箕般大;鼻孔有核桃般大;而其露出水面的皮肤相当粗糙,还附带有铜钱般大小的灰色鳞片;整个身子看起来像一条大蛇,但却带有两个爪子。

  很显然,“怪物”对马海立这个深夜前来打扰的不速之客也相当惊异,对峙片刻,它立即缩身入水,向东南方向游去,所经之处,激起半米高的白浪,散发出一股股恶腥气味。

  马海立生怕再出意外,也赶紧向岸上划去。

  回来后,马海立大病一场,修养了一个多月。病好后,他申请调离库区,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在这里待下去。“他被吓得太狠了!”马海立当年的同事、水库管理局赵华卿主任至今仍然记得当年马海立讲述时恐怖的表情。

  水怪(或称"海怪",以特指海洋中的水怪)是指生活在水里的神话传说和未知名的生物,水怪英文为" Unidentified Submerged Object"。翻译过来是"不明潜水物",国际上简写为"USO"

  着名的水怪之谜"尼斯湖怪水怪真相之谜""长白山天池水怪之谜""新疆喀纳斯水怪未解之谜""南非水怪""猎塔湖水怪"此外,还有英国的尼斯湖水怪、日本的池田湖水怪、加拿大的穆克湖水怪、美国的香普兰湖水怪、哥伦比亚的欧卡诺甘湖水怪、俄罗斯的拉宾吉尔湖水怪、非洲的泰莱湖水怪等等谜团在等着人们解开。

长白山天池水怪 长白山天池水怪是什么

  早在几百年前,长白山天池中有巨大怪兽,且常常出来吞食人畜的故事就已流传开来,成为长白山天池水怪之谜。长白山天池水怪常被形容为蛇颈龙一般的生物,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每年都有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前往长白山参观游览,希望能一睹水怪真容。许多科学家和探险者钟情于此,数百年来无数次开展搜捕水怪行动,但都以失败告终。

  自1962年起,多次有人表示在长白山天池发现过水怪,地方志上也有关于水怪的传说。甚至有人总结出天池水怪的特征:头大(比牛头还大)、嘴突、颈长(1米左右)、体硕(3米以上)。

  2011年7月,长春市一位大学生在吉林长白山旅游时无意拍到一张疑似天池“水怪”的照片,该“水怪”头部露出水面,上面好像长了两只角。科学家认定这个角就是上古真龙的角。

  目击者称,下午6时,天池水面出现一个大黑点,刚开始安静不动,十几分钟后,它就开始游动,水面立即掀起巨大的浪花,最后消失,其中有游客拍下了这张照片。

  据长白山天池怪兽研究会的不完全统计,天池“怪兽”最早的目击记录在清代末期,至今已有一百多年。

  还有一名目击者称,他在长白山天池顶部看日出,突然发现在远处的水面上有一个物体,体大如牛、头大如盆,并且游动极快,身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喇叭形划水线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长白山是天池是一个火山口湖,山高水冷,里面的营养含量非常低,过去人们都认为在天池里面基本没有什么生物,为什么突然之间出现了这样一个巨型生物?于是长白山天池水怪之谜的传闻流传至今。

真不要脸!朝鲜竟将长白山53%占为己有

  【提要】新中国建国初期的领土面积究竟多少,很显然比现在要多。上世纪50年代,中国地图初期,长白山天池还在中国境内,后来给朝鲜一部分。

  长白山是个好地方,世代居住在鸭绿江和图们江两岸的女真人以该山为神山,认为是天神阿布卡恩库里居住的神圣之地。

  1762年始,清政府对东北实施了长达200余年的封禁政策,严禁进入长白山地区,鸭绿江、图们江中朝边境地区成为封禁的重点地区。

  后来,由于长期的封禁政策致使东北边疆地广人稀,边备空虚,潜藏着严重的国防危机。特别是清道光之后,由于沙俄等列强的侵略扩张,这种危机日益加重。这给朝鲜边民非法越境进入中国创造了客观条件。

  来,1860至1870年间,朝鲜北部地区多年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民不聊生。许多朝鲜人出于生计,冒禁非法渡鸭绿江、图们江越境,到对岸中国奉天、吉林省垦荒。

  之后人数众多,开垦土地越来越多,为清政府带来诸多政治、社会问题。后来,清政府于1867年实行移民实边政策,允许汉人迁移至此,后来在对待朝鲜移民的政策上也有所放松,在其“易服雉发”,准其领照纳租,加入中国国籍的情况下留在中国。并将此咨文通报朝鲜政府。1882年8月,朝鲜国王要求清廷允许朝鲜“刷还”在中国非法垦居的朝鲜人,清朝允许朝鲜的这一做法。

  但后来朝鲜移民朝鲜政府不但未刷还越境边民,反而并以穆克登碑为据,于1883年7月提出土门、豆满并非“一江之名,而为两江”的主张,认为中国延边地区的海兰江为土门江。这一主张,不仅原来的非法流民未被刷还,反而有更多的朝鲜越境民迁移至此。这一举动成为后来“间岛”问题的发端。

  1885年6月,朝鲜咨清政府,再次主张土门、豆满两江之说,指称海兰江南本来是中国的延边地区为朝鲜领土,并要求双方勘界。1885年9月30日至11月29日,中朝两国派使共同勘界。但双方意见发生严重分歧:其一、关于江名,中方认为土门、豆满、图们为一江名称之谐音;朝方主张土门、豆满(图们)为两江。其二、关于正源,中方主张红丹水为图们江正源,以此水划界;朝方主张红土山水为图们江正源,以此水划界。

  上世纪50年代,长白山天池还在中国境内。中朝划界时,据说朝鲜以此子虚乌有的所谓历史依据对新中国提出,包括辽东半岛和吉林东部古扶余国故土的大片东北领土提出领土要求。

  新中国当时对此非常重视,召集了大批历史学家,搜集整理了无数历史典籍进行了研究,特别是对高句丽历史进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系统研究。中国研究发现,高句丽败亡时,留在朝鲜半岛北部的遗民部分被唐内迁到胶东半岛的登莱地区和今河北东部卢龙地区,即今唐山的丰润,滦州和乐亭境内。这部分人早已融入中国北方汉人中。当时在辽河前线向唐军投降的月20多万高句丽军主力及其近30万家属,总计约50多万人在其统帅大祚荣率领下,被唐安置在辽阳地区。后参与契丹叛乱,为逃避武则天的打击,举族北逃,迁至今松花江和黑龙江地区,和居住在那里的靺鞨民族结合成新的民族-女真人,并在当地建立了女真人历史上的第一个国家,即渤海国。剩余在半岛北部的高句丽移民基本都在唐军其后的镇压叛乱中被杀尽,只有极少数逃入新罗。

  所以新中国认为,朝鲜民族不是高句丽人,和其无历史传承和继承关系,无权对高句丽故土提出任何领土要求,遂断然回绝其无理要求。但是朝鲜提出,白头山(朝鲜人对长白山的称谓)地区曾经是金日成开展反抗日本人的武装游击斗争的重要基地,在朝鲜人民心目中有着神圣崇高的地位,希望中国能够手下超生,给他们一块地方供后代瞻仰。

  显然毛泽东并没有答应。但考虑到长白山确实是朝鲜民族寄托民族感情的圣地,也考虑到历史上的种种问题,既然是同志加兄弟,那就这样,白头山天池各划一半,以此线延伸为 界。由于长白山天池位于长白山南麓,所以中国还是要多占了一些。最高峰白头峰划给朝鲜的第二天就被改名为将军峰(纪念金日成)。 如果说为了中朝的友谊划分鸭绿江,甚至因为鸭绿江的发源地是长白山划一部分相关地区给朝鲜还勉强能找到一点理由,那么在长白山的北麓与鸭绿江水源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过任何争议的天池被割让一半,实在说不过去了!!

  有中国人抱怨,有谁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一个国家在没有外来压力,没有通过战争就拱手把自己的国土割让给外国?斯大林也援助别人也打仗,可他可以以出兵援助为要条件要走蒙古,越打仗国土面积越大。为什么我们无论是谈判还是打仗只要是涉及领土领海,永远是割让的一方?永远是吃亏的一方,无论对手是强大的还是弱小的?!

  一些韩国游客在长白山地区旅游时,曾公然进行所谓白头山是他们的领土的非法示威事件,后来公然发展到部分韩国运动员在我国参加比赛时也罔顾国际体育比赛规则,打出什么白头山是他们的示威横幅这种践踏体育精神和道德的恶性事件。

  在 1984年9月16日,韩国金永光等54名国会议员联名向韩国国会提出《关于确认白头山所有权之议案》。该议案之主要内容为:“我国领土北起以白头山为中心的鸭绿江和图们江,南至汉拿山及马罗岛。白头山是产生过擅君神话的韩民族的发祥地,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在所有爱国思想的歌曲中,都毫不例外地称白头山 为民族的象征。因此,在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中,白头山一直被看作是我国的领土。而在我国的宪法第三条中,也明确地写着:大韩民国的领土,包括韩半岛及其附属 岛屿。但是,六十年代北韩与中共之间划定国境线之后,在背着我们的情况下,将白头山天池水面按南北方向一分为二。这种侵略体现在地图上……在这里,我们 以南北韩六千万人民的名义,明确宣布大韩民国对天池的所有权”。XLW

  韩国在长白山问题上,就有非分之想。实际上,整个长白山在50年代初期还全部归属中国,在朝鲜战争以后,金日成向中国肯求分一半给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理由是金日成需要一个圣地,中国也就大方地将长白山的一半赠送给了朝鲜,然而,这一大方的举止却让金日成得寸进尺,之后,金日成却厚颜无耻地提出对整个长白山的主权要求。这回被周恩来拒绝了。

  这是50年代的 现在要求归还另一半的却是韩国方面了。在去年哈尔滨举行的亚洲冬季运动会上,韩国选手就拉出横幅上面写着,白头山(朝鲜方面的名称)是我们神圣的领土。所以,在对韩外交上一定要慎重,因为他们是得寸进尺的家伙。同时,从金日成这个北韩独夫民贼的胃口和无耻手段来看,中国能随便答应朝鲜人的要求吗?

  同样,对于韩国的要求中国绝对不能承诺。因为他们是不可信赖的民族。 近几年来,韩国的一些学者致力于篡改中国历史,把中国的端午节当做自己的文化财产申报了世界文化遗产,这是偷了中国文化,将之作为自己的东西。够可耻的了!

揭秘:中国为何要把一半长白山划给朝鲜

  长白山一向被视为满洲民族发迹的“龙脉”之地。由于进入长白山挖参、猎捕之人众多,清政府担心这些活动会断绝龙脉。

 

  1762年始,清政府对东北实施了长达200余年的封禁政策,严禁进入长白山地区,鸭绿江、图们江中朝边境地区成为封禁的重点地区。

  后来,由于长期的封禁政策致使东北边疆地广人稀,边备空虚,潜藏着严重的国防危机。特别是清道光之后,由于沙俄等列强的侵略扩张,这种危机日益加重。这给朝鲜边民非法越境进入中国创造了客观条件。

  后来,1860至1870年间,朝鲜北部地区多年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民不聊生。许多朝鲜人出于生计,冒禁非法渡鸭绿江、图们江越境,到对岸中国奉天、吉林省垦荒。

  之后人数众多,开垦土地越来越多,为清政府带来诸多政治、社会问题。后来,清政府于1867年实行移民实边政策,允许汉人迁移至此,后来在对待朝鲜移民的政策上也有所放松,在其“易服雉发”,准其领照纳租,加入中国国籍的情况下留在中国。并将此咨文通报朝鲜政府。1882年8月,朝鲜国王要求清廷允许朝鲜“刷还”在中国非法垦居的朝鲜人,清朝允许朝鲜的这一做法。

  但后来朝鲜移民朝鲜政府不但未刷还越境边民,反而并以穆克登碑为据,于1883年7月提出土门、豆满并非“一江之名,而为两江”的主张,认为中国延边地区的海兰江为土门江。这一主张,不仅原来的非法流民未被刷还,反而有更多的朝鲜越境民迁移至此。这一举动成为后来“间岛”问题的发端。

   1885年6月,朝鲜咨清政府,再次主张土门、豆满两江之说,指称海兰江南本来是中国的延边地区为朝鲜领土,并要求双方勘界。1885年9月30日至11月29日,中朝两国派使共同勘界。但双方意见发生严重分歧:其一、关于江名,中方认为土门、豆满、图们为一江名称之谐音;朝方主张土门、豆满(图们)为两江。其二、关于正源,中方主张红丹水为图们江正源,以此水划界;朝方主张红土山水为图们江正源,以此水划界。

  然而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中国发生三年自然灾害,国家财力十分拮据,对朝援助相应减少。于是朝鲜借机多次派员来华,提出要将鸭绿江改为中朝两国同时拥有的界河。理由是朝鲜北部边境地区也要发展,不能没有电力做保障,因此也想借助这鸭绿江搞水利发电的开发(因为此时中国已投资在鸭绿江上游的集安建了云峰发电站,当时出于中朝友谊和拦江大坝的一端必竟已与朝鲜国土相连,所以中国政府慷慨地答应此电站日后的发电量有一半无偿给朝鲜使用。)当时,中国政府和朝鲜政府的友谊可以说正是“蜜月时期”,于是对这“同饮一江水”的鸭绿江变为中朝两国的界河要求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结果是,朝鲜得寸进尺,又以鸭绿江的发源地在长白山天池为由,遂于六十年代初期,又向中国政府提出要将长白山分割为二,中朝双方各占一半的要求。

  为了说服中国政府,朝鲜还以两国同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国家为由,说什么长白山区曾是朝鲜伟大的金日成将军革命事业的发源地,当年他就在那儿加入的中国,还舍生忘死地帮助过中国人民打过小日本,现在金日成已是我们的首相,他在长白山区留下的“革命圣地”,也应让朝鲜人民世代瞻仰,所以希望中国政府和人民能理解朝鲜政府和人民对自己领袖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等等等等。此番话语声情并茂,直令毛主席他老人家无法说不。

  于是,1962年毛主席指派周恩来总理访问朝鲜,并代表中国政府同代表朝鲜政府的首相金日成在平壤签订了《中朝边界条约》。此条约共有五条:第一条内容主要划分了两国边界的走向;第二条规定了界河中的岛屿和沙洲的归属都以水面的宽度为准。

  第三条内容明确界河水域两国共同管理、共同使用,包括航行、渔猎和使用河水等,以及鸭绿江口外水域的划分原则;第四条主要规定了本条约签订后即成立两国边界联检委员会,开始联检;第五条规定了换文方式。

  虽然条约中没有明确长白山的划分比例具体是多少,但做为鸭绿江源头的长白山天池当符合本条约“界河水域两国共同管理”的应划分的范围之内。此后,据说就在这《中朝边界条约》签署后不久,长白山天池边被分割为二,据说中国占有48%,朝鲜占有52%(网上也有说法是53%)。同时,还将鸭绿源头的天池分水岭东侧的三座山峰也跟着一道分给了朝鲜。长白山天池位于长白山之巅,乃火山爆发铸成的九峰围合而成,最高一座为白头峰。其中这白头峰分给朝鲜后,朝鲜政府为感恩金日成将军,就把白头峰给更名改成了“将军峰”!

  新疆,几万平方公里划给了苏联。

  东北,乌苏里江以东全部划给苏联。

  南部,整个云南西南部统统白送给缅甸,就是现在盛产宝石的这片土地。

  半个珠穆朗玛峰划给尼泊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