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榆林新闻 >
热门搜索: 安康  汉中  西安  延安  宝鸡

浮漾在宣纸上的生命气息

陕西新闻大纪实     发布时间:2017-09-17   

黄河自古流在那里。千百年来,一场又一场的大风,卷着黄沙,扑打着人们的脸膛、胳膊和血脉,也许正因为如此,后来出了一首流传很广的歌叫《黄土高坡》。那儿一方面贫瘠、闭塞,苦难无数,一方面又经受过革命战争的不凡洗礼。于是,有了在陕北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朴实执着的优秀画家耿建,和耿建笔下的那些神态各异的陕北老农。耿建是可敬可爱的,那些老农也是可敬可爱的。有人说,如果耿建蓄了胡子,你真是分不清谁是耿建谁是老农。我看也是。在那些老农身上,映照出耿建性格的各个侧面,而在耿建的笔墨之中,又可看出他曾在那些老农心里出出入入地走过了多少个来回。眼睛是心灵的窗子,那些老农的眼睛不愧是这样的窗子。这窗子一扇一扇地亮在陕北的苍凉山川之上老人们沟壑纵横的脸颊之上,有憨厚朴实的,有温和善良的,有淡泊坦率的,有从容豁达的,有耐性如铁的,有聪慧机敏的,有乐天风趣的,也有的在不失劳动者的性格底色上,还透着一些孤傲和目空一切。他们的这些禀赋,是陕北这块殊异的土地上长出来的常青松柏,叶上满是风霜。风霜也一律浸透了他们的胡子,白得触目惊心,在那梁梁峁峁之间。

就这样,几十年来,耿建把自己的多数笔墨,毫不吝啬、十分专注地给了这些老农。我看,凭着这些老农的鲜明形象,耿建就应在陕西美术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了。

在画家中,恐怕很少有人像耿建这样酷爱读书。他读书很广、很多,而又都是认真地读的。他因之熟悉中国历史,并且思考了许多问题。这样,这些年来,他又很自然地把笔触转向了追寻民族文化的本源问题,画出了一系列色彩斑斓的历史人物。他在这方面的成绩简直是奇峰突起。他以博大深宏的气度,描摹了老子、屈子、司马迁、陈子昂、李白、杜甫以至于公孙大娘和刘勰等诸多著名历史人物,并从他们的不朽著作中汲取了意象和灵感,泼洒于纸上,气象万千。其中恐怕应以《史家之绝唱 太史公司马迁》为扛鼎之作。这幅史诗般宏伟的作品,入木三分地刻画出了史圣司马迁的独特形象,从外形到精气神,无不令人赞赏和认可。司马迁忧愤满腔、不忘使命、跨越生死和屈辱的精神力量,力透纸背,闪烁于他的眉宇和嘴角。我多次想,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这幅画的广泛传播,也许有一天,国人会把这个形象当作司马迁的标准像了,就如李斛画的《关汉卿》那样。

除此之外,耿建还画了一些古代的和现代的美丽姑娘,这些姑娘内敛沉静,线条柔美,色彩明净,或思或乐或愁,浑身泛溢着青春的光晕,极富文化情味和审美魅力,使得耿建的创作硕果更加丰盈和饱满。作为男人,面对这些画,我有时候总会多看几眼,因为它耐看、养眼。

总的来看,耿建笔下人物的生命气息,是浮漾在宣纸上的,是可闻可触的,是撩人心魂的,因而是当之无愧的我省新时期以来美术创作的重要收获。 文/刘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