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新闻 >
热门搜索: 安康  西安  汉中  延安  宝鸡

再过一百年 我们会生活在水底下吗

陕西新闻大纪实     发布时间:2015-12-02   

  温室效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公众来说都只是一个时髦的名词,直到2005年好莱坞大片《后天》横扫全球,大家才真正意识到全球变暖的严重性。电影中的惊涛拍岸、巨浪滔天,摧毁了整个纽约及世界,人类在自然的巨变面前毫无招架之力。而全球变暖使海平面不断上升,让人类的栖息地步步紧缩,当大陆被完全淹没,人类会不会开始新的一轮进化,长出鱼鳃来适应未来的两栖甚至是水下生活?一切都是未知。

  一、 看得见的坏处

  由于人类利用自然的能力逐渐加强,对自然的破坏力也呈几何倍数增大。焚烧燃料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就是所谓的温室气体,这些温室气体对来自太阳辐射的可见光具有高度透过性,而对地球发射出来的长波辐射具有高度吸收性,能强烈吸收地面辐射中的红外线,导致地球温度上升,即温室效应。而当温室效应不断积累,导致地气系统吸收与发射的能量不平衡,能量不断在地气系统累积,从而导致温度上升,造成全球气候变暖。全球变暖会使降水量重新分配、冰川和冻土消融、海平面上升淹没沿海的土地,脆弱的动植物体系大量消亡,最终威胁到人类的生存。温室效应带来的坏处逐渐影响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厄尔尼诺现象,夏季的高温,气候的异常都让每个人为自己和地球的未来担忧。

  二、聊以慰藉的好处

  那些看得见的好处

  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弊端大家耳熟能详,但是温室效应也能带来微利。随着温度的升高,副极地地区也许将更适合人类居住,也就是说,南北极也许会变成人类宜居地;在适当的条件下,较高的二氧化碳浓度能够促进光合作用,从而使植物具有更高的固碳速率,导致植物生长的增加,或许地球的某些地方会重新变得郁郁葱葱;某些物种的栖息地可能增加,竞争对手和天敌也可能减少。比如说桔子,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这是大家都熟悉的古语,在70年代,橘子的最北的边界线是在黄山一线,但现在宣城市的桔子树长得已经很好了;气温升高慢慢会使徐州、郑州一带冬季气温将与现在的杭州、武汉相似,那时候这两个地区的人民也生活在温润水乡了。

  受益最大的东三省

  现在我们来看看最北端的黑龙江,他会不会是气候变暖的最大受益者?

  2008年在哈尔滨召开的首届东北亚区域合作发展国家论坛上,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曲伟就说过“黑龙江是全球气候变暖受益最大的中国省份之一”,这种说法毫不夸张。在把“北大荒”建设成“北大仓”的过程中,全球变暖“功不可没”。气候变暖,尤其是冬暖突出,使冬小麦在黑龙江的种植成为可能。21世纪黑龙江省已有17个县市具备种植冬小麦的气候条件,最北可延伸至克东和萝北等北部地区,这一界线与中国20世纪50年代所确定的冬小麦种植北界(长城沿线)相比,北移了近10个纬度。变暖对黑龙江农业最大的贡献,还要体现在水稻的种植上。对位于寒冷地区的黑龙江来说,升高的温度就意味着更多的热量,更长的生长期,而这些因素都可以促进水稻生长发育,提高产量。越来越温暖的气候,使水稻适宜生长的最高纬度纪录被不断改写,水稻的种植北界已经移至北纬52°的呼玛等地,黑龙江水稻的种植面积明显扩大。当今提到黑龙江出产的粮食,人们第一时间都会想到大米,而在20多年前小麦还是这里最主要的粮食作物。这样的事也发生在东北的其他地区:吉林省水稻、玉米的种植面积和产量都有了大幅度提高;辽宁省农作物品种由中早熟型向中晚熟型发展,冬小麦种植北界北移了3次约500公里。气候变暖对整个东北地区粮食总产增加都起到了实实在在的作用。

  也许多年之后,我们不用为振兴东三省而愁肠百结了,因为这个地方有可能就是中国最适宜人居的地方。

  三、沉没中的中国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天气最动人的特质就在于它的变化多端。一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们在控制气候方面收效甚微,但对环境的破坏却是史无前例的,2014年《中国环境报》报道,由于气候变暖的影响,珠穆朗玛峰的顶峰下降了1.3米;祁连山冰川融化比上个世纪70年代减少了大约10亿立方米,冰川局部地区的雪线正以年均2-2.6米的速度上升,过去的百年我国海平面上升了11.5cm。

  变化中的涠洲岛

  涠洲岛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第一个中国受害者。涠洲岛位于北海市正南20余海里,面积约25平方公里,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岛西北的竹蔗竂海滩形如弓形,而10年前海滩还基本是一条直线。十年里海水起码“吃”进了六七十米。国家海洋局北海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站多年的监测显示,潮位的确呈现一个逐渐升高的趋势,而每一厘米的海平面上升可能使10米以上的平缓陆地受淹,涠洲岛的前景不容乐观。

  危机中的台湾岛

  作为中国第一大岛台湾,海平面上升半米,台湾将损失105平方公里的土地,有1237.6平方公里的土地处于风险之中;如果海平面上升1米,将损失272平方公里的土地,1246.2平方公里的土地处于风险中。如果海平面继续上升,台南市、嘉义县及高雄县等沿海乡镇将全部淹没;台南县、云林县和嘉义县等地岌岌可危。

  对于中国来说,如果海平面上升50米,大连、秦皇岛、青岛、北海、三亚滨海旅游区向后缩31-366米,沙滩损失24%,北戴河沙滩损失60%,这个国内著名景点将不复存在。上海、天津、香港、浙江台州也会变为水城,而居住在这里的4400万人口也要被迫上岸北迁,重新选择居住地。

  有科学家发表报告指,如果本月末开幕的巴黎气候变化峰会将全球暖化上限定在2摄氏度,上海、孟买、纽约、香港等城市的大片低洼地区,未来可能会被淹没。如果地球温度上升2摄氏度,目前聚居着2亿8000万人的大片陆地会被淹没,如果上升4摄氏度,目前超过6亿人居住的陆地会被淹没。如果上升4摄氏度,香港和大约1亿4500万人生活的中国城市和沿海地区,可能最终会变成海底世界。

  四、逐渐消失的世界

  联合国人居署曾在2008年发布报告指出,受全球变暖影响,全球海平面在20世纪平均上升了17厘米。而从1990年到2080年间,预计海平面还将上升22到34厘米,如果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继续上升,世界各地将有3000多座低海拔城市及地区,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全球有40个左右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领土,即将消失。

  南太平洋上的岛国图瓦卢很可能成为首个“沉没”的国家。如果50年后,海平面按预算上升了37.6厘米,图瓦卢至少将有60%的国土彻底沉入海中,这对图瓦卢意味着灭亡,因为涨潮时图瓦卢将不会有任何一块土地能露在海面上。同样坐落于印度洋上的“世外桃源”马尔代夫消亡时间屈指可数。2009年10月17日,马尔代夫内阁召开世界首次“水下内阁会议”,凸显全球变暖对这个国家的威胁。

  全球变暖对海拔较低的孟加拉国也会面临灭顶之灾,如果气候继续变暖,到2050年将会有2000万孟加拉人迫于气候变化的影响选择背井离乡。同样越南、菲律宾这些东南亚国家境况同样堪忧。

  五、更糟糕的未来?

  海拔低的国家好难

  全球变暖使海平面升高,暴风雨频率增加,这使英国人不得不加高防洪堤坝。在过去的20年中,由于泰晤士河的水位随全球变暖而升高,当地政府机构不得不先后88次加高防洪堤坝,以保障伦敦人的生命财产安全。现在平均每年4次加高其堤坝.据估计,在2030年以前,其加高堤坝的频率会达到每年30次。

  如果极地冰冠融化,经济发达、人口稠密的沿海地区会被海水吞没,马尔代夫、塞舌尔等低洼岛国将从地面上消失,上海、威尼斯、香港、里约热内卢、东京、曼谷、纽约等海滨大城市以及孟加拉、荷兰、埃及等国也将难逃厄运。

  内陆城市就没事啦?

  当你洋洋得意的觉得自己是内陆城市的居民就可以高枕无忧,等着在自己家门口来看海的时候,全球变暖也给内陆城市及居民送来了大麻烦。首先海水上涨导致地表水和地下水盐分增加,影响城市供水,想痛快洗澡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第二,气候变化让自然界的动植物,尤其是植物群落,可能因无法适应全球变暖的速度而做适应性转移,从而惨遭厄运,很可能以后的你都吃不上青菜。 第三,对农业的毁灭性影响。要知道在公元800-1200年北大西洋地区的平均温度比现在高1℃,使玉米在挪威种植成为可能,但到了公元1500-1800年,西欧出现小冰川期,平均气温也只比现在低1-2℃,就造成了挪威一半农场弃耕,冰岛的农业耕种活动则几乎全部停止。如果海水继续上涨,那个时候内陆城市的你,就要考虑往东三省移民以保障不被饿死。第四,疾病的威胁。

  东三省的人民以为幸福的日子要来到了吗?随着气候变暖,病毒也日益猖獗,大量移民带来的各种热带疾病,例如登革热、疟疾等等,你们很可能就像美国消灭印第安原住民那样,全部在各类流行疾病中死光光。第五、对气温的影响。2003年夏天,台北、上海、杭州、武汉、福州都破了当地高温记录,而中国浙江省更快速地屡破高温记录,67个气象站中40个都刷新记录。2004年7月,广州的罕见高温打破了53年来的记录。2006年8月16日,重庆最高气温高达43℃。台湾宜兰在2006年7月8日温度高达38.8℃,破了1997年的记录。2006年11月11日是香港整个11月最热的一日,最高气温高达29.2℃,比1961年至1990年的平均最高温26.1℃还要高。你确保在幸运逃离前四项威胁后,还能在高温烤箱中开心的度过余生?

  站的高就安全了?

  电影《2012》中,人类能免于亡国灭种,全依赖在珠穆朗玛峰前登上了诺亚方舟,那么跑到高海拔地区就安全了吗?

  尼泊尔政府内阁2009年在珠穆朗玛峰半山腰——海拔5000多米处——召开会议,以引起世界对其问题的关注,脆弱的高原生态系统,在全球气候异常变化的时候,会率先崩溃。不丹也面临着类似的威胁。不丹的环境委员会主席说:“对于像不丹这样的山地国家来说,河湖决堤很可能随时引起洪水暴发。”

  要知道位于恒河流域的喜马拉雅山东部地区冰川融化的情况最为严重,那些分布在“世界屋脊”上的从不丹到克什米尔地区的冰川退缩的速度最快。以长达3英里的巴尔纳克冰川为例,这座冰川是4000万——5000万年前印度次大陆与亚洲大陆发生碰撞而形成的许多冰川之一,自1990年以来,它已经后退了半英里。在经过了1997年严寒的亚北极区冬季之后,科学家们曾经预计这条冰川会有所扩展,但是它在1998年夏天反而进一步后退了。而不丹就胆战心惊的生活在这个巨大的潜在堰塞湖下,如果情况继续恶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一泻千里的冰川之水,永远的从地图上抹掉。

  人类一直致力于更加了解自然,却发现了解的越多,未知的领域就越大。直至今天我们也不是十分明确,全球变暖最终将会使人类何去何从。2.45亿年前的二叠纪曾灭绝了96%的物种,地球经过上亿年的修养才终于恢复了丰富的种群,重新变得生机勃勃。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万物皆可应运而生,或许自然界真的能够恢复一切,但这个漫长的过程对于人类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早已消亿年,新的地球不会留下我们的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