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热门搜索: 安康  西安  宝鸡  汉中  延安

【国际锐评】欧佩克决定减产 中东酝酿新变局

陕西新闻大纪实     发布时间:2019-06-13   

  近日,在维也纳举行的“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峰会上,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协议,决定从2019年1月开始日均减产原油120万桶,初步设定期限为6个月,其中三分之二的减产额度由欧佩克成员国承担,其余额度由俄罗斯等10个非欧佩克产油国分担。这一减产协议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如能被真正履行,将有助于原油市场供需走向平衡。

  当然,各方达成减产协议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对冲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带来的影响。在“欧佩克+峰会”召开前几天,卡塔尔能源事务国务大臣萨阿德·卡阿比3日突然宣布,卡塔尔从2019年1月1日起退出欧佩克,将把主要精力放到天然气的生产和销售上,其石油生产将不再受欧佩克减产协议的约束。

  这是自欧佩克成立以来首次有国家宣布退出,使得该组织复杂的内部斗争进一步显现。虽然卡塔尔在欧佩克内产量并不高,但其巨大的产能和天然气储量,对国际油气市场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因此,在本届峰会上,沙特阿拉伯、伊拉克等国都对卡塔尔表达了挽留之意,但卡塔尔表示,它继续留在欧佩克并不会增加任何价值,显示“去意已决”。

  按照卡塔尔的说法,退出欧佩克是提高其国际地位的长远战略举措,不是出于任何“政治考量”,但联想到去年6月“断交风波”以来沙特等国对其禁运封锁,此举难免有对沙特等国反戈一击之意。

  目前,沙特是欧佩克的实际领导国,它对近期国际油价的持续低迷感到不安,一直推动在欧佩克内部达成限产提价的共识。一直深受沙特打压和围困之苦的卡塔尔,会主动牺牲自己、心甘情愿地配合沙特达成目标吗?显然是不会的。既然如此,卡塔尔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欧佩克,否则,它的反对意见也会被压制,发挥不了任何作用。而如果卡塔尔退出欧佩克,就可以不受欧佩克减产协议的约束,按照自己的意愿增产增收,从而对沙特减产保价的意愿和行动造成干扰,削弱沙特在欧佩克的领导力。

  卡塔尔退出欧佩克,不是一时冲动,很可能是经过长期思考和评估之后作出的整体战略谋划的一部分。在沙特和阿联酋主导的针对卡塔尔的“断交风波”爆发之前,卡塔尔就因其现代化改革、支持萨拉菲主义组织中的改革派等问题,与沙特争吵不断,但总体上还是处于沙特主导的中东国际关系框架之中,尤其是处于沙特精心营造的“海湾合作委员会”(海合会)这一组织框架之中。

  在沙特王储萨勒曼执掌沙特权柄以后,特别是在“断交风波”爆发之后,卡塔尔与沙特渐行渐远,重新布局其地区战略和对外政策。摆脱沙特和阿联酋,依靠土耳其,与伊朗和解,维持与阿曼、科威特等国的“兄弟关系”,逐渐成为卡塔尔新的战略选项。在这一战略考量下,卡塔尔退出沙特主导的欧佩克组织,可以说是一个必然结果。

  当然,这只是卡塔尔重新布局外交战略行动的第一步。它很可能会进一步在自己的战略棋盘中将海合会边缘化,并可能最终退出这一沙特主导的阿拉伯王权国家组织,带来中东地区国际关系格局的重新组合。

  可以预见,沙特领导阿拉伯王权国家对付什叶派的伊朗、对付共和制的埃及、与土耳其争短长的日子,将会一去不复返。新的中东棋局将会是这样子的:沙特与埃及、阿联酋、以色列联手对付伊朗、打压卡塔尔,伊朗联手伊拉克什叶派政府、叙利亚巴沙尔政权、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反击沙特,卡塔尔联手土耳其、私结伊朗抵抗沙特和阿联酋,以色列则趁乱逐渐与除卡塔尔之外的海合会国家建立友好关系、改善自己的战略处境。当然,这一新棋局中有一个不稳定因素,即沙特王储能否长期有效地主导沙特组织的新联盟,还是个未知数。(特约评论员:高尚涛,外交学院教授、中东研究中心主任)

标签:国际锐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