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正文
热门搜索: 安康  西安  宝鸡  汉中  延安

亲历美国对华加征2000亿关税听证会:难以取代的“中国制造”和特

陕西新闻大纪实     发布时间:2019-06-17   

  美国挑动贸易争端缺乏合法性和正当性

  中美都是世贸组织成员,所以贸易摩擦应当依循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的机制。美国作为世贸组织的创始成员方,仅仅根据美国国内法挑起对外贸易摩擦的行为,是违背世贸原则的单边主义。而出席此次听证会并作证的涉外律师朱海成,是此次出席听证为数不多的中方证人之一,他认为即便依据美国国内法律,特朗普政府行为的合法性也值得商榷。

  

  浙江千寻律师事务所涉外律师 朱海成 :美国总统在1988年以前,他是有权发起这个贸易调查的,1988年以后美国将这个权力转移给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是不是发起这些调查,调查的范围等等这一切,应当是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自主决定为主的。现在往往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公然在推特上面说,要做这个调查做那个调查,包括这些幅度、范围,都是他自己说了为准的,并没有依据客观的,比如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他们做出的单独的决定来判断。这里面的权责存在一个错位。所以不论是从国内法还是国际法,他们现在行使的这些调查,都是站不住脚的。

  或许正因为在合法性上存在缺憾,以及预料之中的大量反对声音。此次听证会场限制非常多,一场涉及美国企业和民众切身利益的的听证居然不让录音录像甚至不能拍照。会前美国纳税人协会(NTU)曾要求听证会公开直播,但是遭到官方拒绝。

  钉子也是高科技?衣食住行全中招 特朗普征税美国人埋单

  首轮针对500亿中国商品的关税设法避开了消费品,表明美国政府有意识在避免对选民造成直接征税的效果。但是此次拟征税名单覆盖从婴儿床、到自行车,从汽车轮胎、服装面料到电子烟,就连钉子都列入了这份以301调查为基础的声称针对涉及中国的技术转移、知识产权保护以及高科技产品的征税清单。

  

  大陆材料公司副总裁 迈克尔·迪斯泰法诺:我们从中国进口钉子,主要是屋面钉(roofing nail),我不太明白的一点是高科技和知识产权跟“门钉”或者说是“屋面钉”怎么扯上的关系?

  

  美国电子烟协会总裁 托尼·阿布德:正如我在301调查委员会面前作证时说的,电子烟这种技术本来就是中国2003年发明的,而且后续的很多发展创新也是来自中国,所以美国的技术向中国移转的风险非常低。

  

  美国肯特自行车公司首席执行官 阿诺德·凯姆勒:93%在美销售的自行车是中国造,50%的配件也来自中国。 这(加税)会让整个行业的成本上升10%-25%,生意本来就利润不大,我们不得不把负担转嫁给我们的下家,然后他们会转嫁给消费者,这会有非常大的通胀效应,导致自行车的售价上涨20%-30%。

  难以取代的“中国制造”和特朗普的抽积木游戏

  如果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2017年全年美国从中国进口商品总额约为5000亿美元,这部分商品占美国从中国进口比重约为10%,;但若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这部分商品占美国从中国进口比重最高将达到40%,对于美国进口商而言,寻找中国产品的替代品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国制造商联盟高级副主席 沃尔特·威乐:美国在售的替换轮胎,40%都来自中国,大约700多万个。因为市场份额(太大)的缘故中国不可能(被取代),而且世界上其他的国家都没有多余的产能。

  

  美国化工委员会 国际贸易事务主管 艾德·布鲁特瓦:这还是(今年)4月的数据,我们估算出了大概24000个工作岗位(会因为贸易摩擦)而流失掉,包括化工行业和他们的下游产业。这还只是最初的500亿商品关税的影响。

  

  美国割草器公司主席 迈克尔·柯西:至少在美国国内找不到替代(中国)的产品,而且这种商品在美生产也不划算啊,或许可以试试巴西、墨西哥、东南亚吧。

  记者:能估算一下吗,替换需要多久?

  美国割草器公司主席 迈克尔·柯西:需要很多很多年。

  若贸易战再次升级至对从中国进口的4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则几乎等同于对进口自中国的所有商品加税,因为无法在短期内找到替代渠道,美国在地产业将进一步受到伤害。中美两国分别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两国在产业链中分工地位不同,且恰恰具有极强的互补性,也因此中美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特朗普政府玩的是抽积木游戏,硬生生的把“中国造”从已经搭好“美国经济积木塔”中抽出去,赌的是积木塔塌掉之前中国会让步。

  美企代表反对加税 但叫不醒装睡的政府

  事实上,8月20日开始为期6天的听证会并不是关于加税的听证的第一场。上一次针对160亿商品加税清单的听证发生在7月24-25日。听证会上,82位证人中76人反对,但丝毫没能阻拦8月23日160亿商品25%关税的实施,只是加税产品从284项减少到了279项,占比超90%的76个人的反对仅仅换来了可怜的5项产品从清单移除。可见民意的反对并不能改变美国政府的一意孤行,这让人对于连番的听证产生一种走过场的感觉。

  后记:在一片反对声背后 还看到了什么

  其实特朗普挑起贸易摩擦的招数是“损人不利己”无疑,但是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做出这种违背“利益最大化”原则的行为背后的逻辑才值得深思。

  特朗普政府是否单纯为了中期选举的利益?还是有更长远的目标?至少基于美国对于中国制造2025的敌视来看,美国显然不愿意看到中国的产业往高附加值的方向发展,以防分薄美国的利益,里根时期的日本是我们的前车之鉴。特朗普很多经济政策都有模仿里根的痕迹,包括“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口号。

  此外工业制造业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也是经济运行和财富创造的基础,而金融本身的主要功能不是创造价值,而是财富分配。这恐怕也是特朗普政府引导制造业回归的原因,也难怪在2000亿听证会上,301调查委员会委员不厌其烦地对每一位反对加税的代表发问:能够在美国或者其他国家找到替代产品吗?如果不能需要多久能够在美国建立足够的产能?

  (央视记者 肖贺佳 贾犁也对此稿件作出贡献)

标签: